mayavi

【达夏×小林东阳】相依而活(一)

8102了,我还是活在第二人生。

高考前就有的脑洞,突然想起,就想把它补完。

应该是一篇蛮温馨的文吧,我也说不准。

 

 

达夏还在店里待着,店门开着却没有营业,不过现在确实也是早已过了早餐时间。达夏看着泡开的百香果汁,找不到蜂蜜了,他也没有那个精力去细细找,果汁酸得让他皱了眉头。

 早餐店已经开了一段时间了,刚开始还有粉丝抱着见偶像的心情来见他。不得不说简大经纪的营销手段得当,自己竟也算是成了一个人气小生。可是你看,一批又一批的新人粉墨登场,谁会去关注一个过气偶像呢?这些被千万粉丝热爱着的孩子,又会被爱多久呢?

达夏当初才不关心人气高低这回事,他当初进娱乐圈的目的本就不纯。算是复仇吗?其实也配不上那么沉重的词。归根到底,自己也不过是一个被程以鑫随手帮助过的小孩。非亲,也算不上是故。

 

达夏咬开一颗百香果籽,有些清脆的声音,又酸又涩。

 

昨天夜里达夏不知到自己做了个梦,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只感觉手中握住了个小玩意,带着一点点地冰冷,却莫名地让他浑身动弹不得。在梦中用尽了力气,才认出手中握住的是什么。是一颗螺丝,一颗从威亚上拆下的螺丝,还来不及安上去。程以清已经站在高台上了,可螺丝还没安上去。他往下跳,在听到肉身与地面碰撞发出的声音之前,达夏的手仿佛被螺丝并不锋利的边缘割出了血。

手上的疼痛似乎十分剧烈,让达夏从梦中惊醒过来,一睁眼没有半分困倦在眼底。他反射性地望向自己的右手,确是空空无一物。夜风从窗口吹进来,显得凉了些。达夏下床去关窗,脑子里还想着刚才的梦,这梦让他有些不知所以然。

窗口正对着街区路灯,路灯光与皎白无暇的月光相比,总显得有些说不上的凄惨。今夜是月华如水,微风习习,达夏见得多了,却并不在意是怎样的景色。

“喵”,半夜的一声猫叫总是令人在意,达夏望路灯底下看去,是一直橘色的猫,长得还挺胖,看来平时吃得不少,达夏想。更让人在意的是,还有一个正在喂猫的小男孩。”大半夜出来喂猫,现在的孩子都是怎么想的?”,达夏独自一人嘀咕着。想着半夜总归是不太安全,刚想提醒一下那个孩子快点回家,突然想到不能半夜扰民。正愁着不知道要怎么提醒那个孩子的时候,那孩子抬头与达夏对视了一眼。

笑了一下,像是在和一个熟人打招呼。


一晃眼,小男孩和猫都不见了。


“跑的真快”达夏想。关上窗,回到床上后,辗转反侧许久,达夏才抓住一丝如蛛丝般的睡意,艰难地再次入睡

 

达夏放下还没喝完的百香果汁,昨晚的梦让他浑身不舒服。可能还是难以释怀吧,达夏突然冒出这句话。人总爱往会看,但总归要往前走。一遍安慰自己,一遍把剩下的果汁倒掉。

六月天,女娃脸。乌云正蓄势待发,只要雷公一声令下,就开始往地上砸着令人发疼的水滴。达夏望着天,脑子空空,在别人看来是一副担心坏天气的样子,实则脑子空空,什么也没想,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不知这样眼神涣散地朝天空方向望了多久,正准备直接把店门关了的达夏,放在门把上的手又顿了一下。

真的开始下雨了。路上行人急急匆匆,各式各样的脸色。有调皮的孩子挑着这个天气故意出来淋雨,寻个好玩,将一旁的母亲气得脸色不好。更多没有带伞的人们在雨中奔波,匆忙找个临时挡雨的地方。

达夏在尽量不让雨水进来的情况下,尽量把店门开得更大些。开始有三三两两的人们到店里躲雨,他也又坐回原来的位置,和大家一起等雨停。

雨渐渐大起来了,一个穿着学校制服的小男孩出现在了雨幕中,看起来正往家里赶。达夏叫住他,“嘿,小孩子。“,达夏本意是想叫那孩子先进来躲雨,那孩子转过身来,达夏却不知自己为何说不出话来。

那孩子朝达夏笑了一下,像是在和一个熟人打招呼。便又转回身去,继续奔跑在雨中。

隔着雨,达夏看不清那孩子的长相,只感觉他朝自己笑了一下问好,总有些熟悉的感觉。


等到天再次放晴,店里的人可陆陆续续地散去了。达夏才慢慢悠悠地管上店门,今日要做的事还多着呢,不是吗?


大半夜的,突然很想陈玺达。

比任何时候都要想...

武运没有昌隆

【伍扬】类似前传.番外(纸短情长)

OOC 请勿上升
与正文隔了很长的时间,可能之前看过的人也忘了正文讲什么吧。所以希望大家能够再看一遍正文,手机实在是不会弄链接,麻烦各位了。

————————————————————————————————————————

所有的仪式都结束了。

对伍贺来说是岁月如常,毕竟他连“妈妈”都还不会叫。

对伍扬来说是一场穿越,一场由悲到悲的穿越。
没有刮风下雨电闪雷鸣,只有一滩死水。

伍扬当时已经哭不出来了,泪在他的全身血脉里奔流。

直至今日,依旧奔流不息。

————————————————————————————————————

致贺小姐:

    
     我到现在还在给你写信,那些年来的信也不知道你看到了没有。

   
     我最近一直梦到大学时期我们刚遇见那会儿,其实那天我是被舍友拉出去看社团展示的。
     还挺烦的吧,明明音乐社里有长得帅的高人气学弟撑着,没有我什么事。偏偏在那天遇到了你。
     摄影社最后一天的社团展示我去看了,我去看了,有你偷拍我的那一张。

  
  
     怎么说呢,挺好的。

    

     明明那是都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成年人的,在追女孩这种时候居然还要打电话给伍拾求助,结果被他从那时候笑到结婚后。
       我们结婚那天,那小子还喝醉了发酒疯,逮着人就跟人家说这事。结果连你也知道了,我看到你笑得连耳朵都红了。

 
     我那时说什么来着,早晚会有人收拾他的。
   

     

     那天我真的特别紧张,在看到你的那一刻才安下心来。

    

     穿婚纱的你真的特别漂亮。我当时手握地挺紧的,到后面才回过神来担心握疼你了。
     真的是太紧张了吧,毕竟全世界都准备交到我手上了。
   

    

     我们的那对戒指现在放在床头柜里,就是当初我们一起挑的那个。

    

     还没坏,我也还没舍得换。

    

     我们为数不多的几次冷战中,有一次是因为我应酬多喝了些酒,你快一个礼拜没跟我说话。每天早上的粥换成了养胃的,我放在冰箱里的碳酸饮料也被你拿了出来。
     到最后还是我先开的口,我明明都看到你在笑了,你却偏偏转过头去故意不搭理我。

   

     真的是折磨人啊。

    

     毕竟那么多年过来了,那些场面活用不着我去操心了。公司里的两大顶梁柱简亓和陶桃真的为公司做了很多,听说他们俩也是大学认识的,可关系僵得很,我每年提出的Family Con的提议都会被婉拒。

    
     就想让所有人都整整齐齐地在一起,怎么那么难呢?         
    
     愁人
    

    

     其实之后有好几次真的喝多了,幸好伍贺放在他爷爷奶奶那了,不然肯定又要哭闹。
     也幸好你不在了,不然肯定又要担心,然后整整一个礼拜不理我。

    

     伍贺小学六年级那年,学校开家长会,他被安排在教室门口接待学生父母。老师看我是一个人过去,拉着我多说了会话。儿子挺好的,长得乖巧,挺聪明一小孩,又不惹是生非,老师们都挺喜欢他的。

     听说还有几个小女孩也喜欢他,这他可没跟我说。

    

      伍贺上幼儿园时,我唯一一次打过他。到后面我竟然哭了,那时候还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孩子吧。伍贺还笑呵呵地要我别哭。

    


     儿子他挺想你的

  

     伍贺大学时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还被舍友们笑作是长不大。他倒是不介意,说什么怕我一个人觉得寂寞,体谅体谅我。
    

    
     我大学那会可没他那么恋家,光顾着和你谈恋爱了。 
     我们那所大学最近在扩建新校区了,音乐节的台子一年搭得比一年大,学校去年还邀请我来着。
     我有些累了,也不知道该在那台上唱些什么,就拒绝了。那些就宿舍楼也要拆了,我还在下面给你唱过歌呢,放现在就是活脱脱体一个偶像剧情节,我们那时候都那么年轻。

   

     而你一直都那么年轻,那么好看。

   

     当初陪你去医院的时候我想了很多,你知道我向来不擅长于去表达些什么,就是在今天也一样。

   

     在那短短的几年好像在被命运玩弄一般,它刚开始对我那么好,把你带到我身边,又把伍贺带到我们身边。我们明明该有很多很多事要一起做,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一起走。

     偏偏它又是那么的喜怒无常。

 

     你住院的那几个月,我往来奔波于医院、家里和公司。说实话,挺累的吧。每次回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只记得你硬打起精神对我微笑的样子,只有深深的无力感。

  

 

     你最后还跟我说了对不起。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你已经很努力了,我知道。

   

     在你跟我说对不起的时候,我竟然有些恨,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情绪,最恨的还是自己的无能为力吧。

     可能那时候我也快疯了,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后来,你放在冰箱里的菜快坏掉了,我就让钟点工清掉了。我有按时清理冰箱,你放心。

     只是一直没有清理掉它们而已。

   

     我把我们的旧房子卖出去了,是一对小夫妻。去年他们刚添了新成员,孩子周岁宴的时候给我发来了请柬。

    
     我本来想去看看,后面还是没敢回去。

     看了他们发在朋友圈的照片,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睡在一张粉红色的婴儿床上。

   
     一家子都很幸福。

   
     就,很美好啊。

   
 

    

       感觉自己说了很多生活中无关紧要的小事,要是别人早就嫌烦了吧。可这些小事本来是该与你一起经历的,你不在了,那就让我来说给你听。

    

     不知道要怎么把这封信结尾掉的好,你知道我不会说什么动人的话。





     我很想你







——————————————————————————————————————
终于完了,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

高中记事

【高三记事】
今天是高中的最后一次包车,跟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司机放着还蛮潮的歌曲,然而我这个古董并不知道是什么歌。

半小时左右的车程都是静悄悄的,听歌途中一起包车同学的妈妈打来了电话。嘱咐她女儿要吃好,照顾好自己。

帮姐姐带了一份沙拉,放在斯利美那边了。

店门口睡觉的猫很可爱,但把我吓了一跳。

是一只橘白相间的猫,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最后十天,很早以前发的一篇很负能量的文章被一个人安慰了,这个世界的一个小小善意。

楼下水果店阿姨在我出门的时候给我塞了两颗莲雾。

长的红红胖胖的。

进班级的时候,感觉浑身都是汗,很难受。

这种日子也不多了,撑着伞顶着中午的日头从校门口走进来。

班级的空调最近开始漏水了,中间那一块湿了一片,同学们还把桌椅隔开避开水滴。

不是很有紧张气氛的样子,大家都挺开心的样子。

其实每个人都挺怕别人看出自己紧张的样子。

我也一样。

最后十天
其实心态比之前好很多
文综和语文的成绩上来了
真的很开心

四个小时的晚自习差不多在整理卷子
有很多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
或者说做得很差的地方
但自己有在进步
虽然自己说出来怪怪的
还是很欣慰自己的努力有了收获

会接着努力的

Mayavi不会放弃的

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这两句话真的是让我熬了七十多天过来了

觉得自己状态越来越奇怪
应该是会成为老师所说的那种最后一个月撑不住的往届学生吧

今天看到语文成绩了
说不出来的感觉
觉得自己在认真了
可结果却不是那么如意
开始怀疑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
让我害怕的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算是迷茫吧

跟自己说加油
其实自己也知道不过是喊喊口号
有点累了

不希望自己撑不下去
最后一点时间了

这世上有很多人的每一秒都是熬着活下去的
我已经很幸运了




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Mayavi怎么会是甘心于垮塌的人呢?

【伍扬】类似前传(已完结)

个人脑洞 不要上升 OOC
之前就发过一次了,同学提议说当做整篇发会好一点。还有一些小的地方稍微改了一下,跟之前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贺小姐是假的,对文中的伍扬来说是真的。

—————————————————————————————————————————————————————————
     ㈠

     伍贺很少见到自己的母亲,或者说,几乎没有对母亲的印象。
     他对“母亲”这个词最早的概念来自于到幼儿园接送自己的阿姨,他跟其他孩子一样喊来接送自己的人妈妈,结果被伍扬揍了一顿。
      

     “这好像是我爸第一次生气”,伍贺在大扫除中翻出一堆旧照片,照片上女人的眉眼跟他有点相似。
     “看来这是我妈啊,难怪似曾相识”,自言自语完,伍贺笑了。
     “似曾相识”这种词要用在自己妈妈身上,让他觉得莫名的心酸。
      
     伍贺曾经从他人的只言片语中捡到一些话去拼凑一个母亲,一个不完整但对他来说足够好的母亲。
     也曾经从自己身上每处于伍扬不相似的地方去寻找自己妈妈的踪影,虽然通常都是撒网捕风,徒劳无功。
        
    
     伍贺一张一张地整理着照片,大部分是风景照,几张个人照,还有她和伍扬的合影。照片很干净,可装照片的盒子上的灰厚厚的一层。伍贺坐在地板上,不管不顾地把盒子搂进自己怀里,紧紧地,但是又怕把它揉碎了。
      

     还有一张一家三口的照片。
       

     伍贺看到时呆滞了很久,空气里静地让他听到自己的内心正在一点一点地裂开,有无数个念头争先恐后地要钻出。
     虽然眼镜片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水汽模糊了他的视线,让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分辨出中间的小屁孩是自己。
    
     似乎只是在认出自己的一瞬间,伍贺突然间失去了一张一张整理照片的耐心。
     他一股脑地把所有的照片直接倒到地板上,迅速又颤抖着把照片摊开来,希望能从中再找到一张三个人的照片。
    
     脑子里有一根弦绷地死死的,伍贺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照片,越来越着急起来。
    

“砰”   的一声

弦断了
     

     失落感在客厅里膨胀,几乎把伍贺压到了无法动弹的地步。
     
     “我好想你啊。”伍贺对着面前空无一人的空气笑着说。

     “你说你要是还在的话,我们家现在会是什么样子?”“这些照片应该会被摆出来,然后那几张最好看的肯定要被放大,挂在客厅中间。”“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就放在卧室。”

     他不停地碎碎念,可每句话中间不得不停下来让自己大口喘气。说着说着又带上哭腔,伍贺到最后只能闭嘴,可眼睛里的泪水根本就止不住。
      
     其实伍贺没想过自己会哭,这一波思念冲击来得有点突然,他也只能默默地承受着。
    

     “算了,明天交个阿姨过来打扫好了。”

     伍贺对自己说着,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点。动作却缓慢地要命,他把一张张照片仔细叠起来,擦掉边缘上不小心沾到的灰,再整齐地放回盒子。
 
     盒子上的灰被擦出难看的手掌痕迹,伍贺盯着看了一会儿,缓缓地吐了一口气,把盒子放了回去。



     “你想去外面实习?想做就去做呗。”伍扬对伍贺在晚饭时提出的要求没有太大反应。
     
     “我不想用现在这个名字”

     “那你想叫什么?”

     “不知道,但我想姓贺。”
       
     “那是你妈妈的姓”,伍扬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行。”伍扬说道
        

     往年咽下的疼痛像牛反刍似的一点一点地被抽离出来,被细细咀嚼、回味。
  
       
     晚上伍扬在家独自待着,他觉得儿子突然长大了,那么多年都过去了。
          

     是啊,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
     时间这巧偷青春的窃贼啊,还是那样让人无可奈何。

      ㈡

     “伍先生,这个盒子要怎么处理?”请来的打扫阿姨拿着一个脏盒子问道。
     “放着就好,这个我自己来”

     伍扬擦干净上面的灰尘,却迟迟没有打开它。其实伍扬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盒子里的回忆。

     当一个人被另外一个人刻入骨中,所有被留下的纪念物都会化为无形,能不能被看到也就成了无所谓。
     反正一闭上眼睛,就是她的一颦一笑和对自己的再一次剜心挖肉。
     时间再久,这些伤口连痂都不会结,只要动作稍微大些,就又是血流如注,还和着眼泪。

    

     ㈢

          是眼为情苗

     “那种所谓的一见钟情,说白点就是见色起意。”伍扬义正言辞的反驳舍友所说的“让自己一见钟情的学妹”。

     却在遇见贺小姐后,连她的眼睛都不敢看,怕她从自己的眼睛里,看到“喜欢”两个字。

      “就当做是见色起意吧,什么时候再找舍友道个歉。”伍扬捂着脸想。

          是心有灵犀

     “这次校音乐节你会参加吗?”贺小姐问道,伍扬点了点头。

     “那我肯定会去看。”

     “好啊”,伍扬补上一句“是去看我吗?”

    “是啊。”

     “能只看我吗?”伍扬心里没底,暗暗地骂自己像个傻子,刚想说些其他话缓解一下尴尬。

     “当然是只看着你。”过了一会儿才听到的回答,却一点也不迟。

          是迫不及待

     “想要见你,就,很想要见你。我说不了什么好听的情话,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场合该做这件事。我只是有些等不及了,希望以后是一起走下去。”

     伍扬拿着戒指,空气清清凉凉的,他的头顶的发丝被微风稍稍扬起,刺破头顶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他的眼睛存着光,贺小姐几乎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那你要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

     “当然”

     “其中最重要的是你”

     “全是你的”伍扬上前走了一步,把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是蜜糖折磨

     在伍扬第六次从会议中途离开的时候,被留下的员工早就习以为常。
     没办法,老板娘怀孕了嘛!

     伍扬一回家就看到怀孕后越来越黏人的贺小姐坐在地上,嘴巴里不知道嘟囔些什么。伍扬觉得好笑,一把将她捞起来,放到自己怀里,坐到沙发上。

     “在想什么呢?”最近阴晴不定的,伍扬小心地挑了个开头。

     “你怎么每天都在开会啊?”看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赚钱养你嘛,再过几天就能都待在家里,你不能嫌弃我啊。”

     伍扬过了一会儿都没听到回答,低头一看,发现贺小姐捂着肚子。心里一颤,慌了神:“怎么了?”,把手也覆在她的肚子上。
     突然有一个凸起的圆润轻轻顶了一下他的手心,可一下子却又消失了。伍扬愣住了,脸上也只剩傻傻的笑。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有点微妙,在他还不清楚自己该怎么去做一个爸爸的时候,他的孩子比他早一步去接受这个爸爸。
     伍扬抬起头,发现贺小姐看着他笑。

     她说:“傻爸爸。来,抱一个。”

          是未来与共

     在夫妻俩不知道今夜第几次因为伍贺的哭声而起的床时,伍扬想着是不是改换一个房子,以免被告扰民。

     伍扬拿着冲好的奶粉走出厨房时,看到伍贺已经没有在哭了,坐在地板上专心玩着积木。贺小姐盘着腿坐在一旁,看着伍贺闹。
     伍贺咧着嘴傻呵呵地笑,口水都要流到积木上去了,抬头看到伍扬来了,便伸出手臂要伍扬抱。伍扬顺势也坐了下来,看着儿子擦在自己衣服上的口水无语地笑了笑。倒是贺小姐笑得歪倒在一旁,伍扬握住儿子的手作势要打她,儿子却又趁机钻到了贺小姐怀里,把伍扬推得远远的。

     “好啦好啦,我投降,先把奶喝了”

     不管你手上有多么十拿九稳的筹码,占据着多么有利的形式,只要你对面是这样的两个人,你都输得心甘情愿。伍扬想。

     “爸爸”

     伍贺小小声地说了一句。

     附近不知道是那户晚归的人家用钥匙打开了家门。风徘徊着把云吹动,月亮因此忽隐忽现。今晚有些凉意,野猫似乎还叫了一两声,世间万物都自在地活着。

     可房子里的时间却停留了一会儿,伍贺抱着奶瓶对伍扬眨眼睛。伍扬一动不动,甚至开始怀疑刚刚不过是自己的幻听。

     “刚刚他说什么来着?”

     “他在喊你爸爸”

     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晚风带着清凉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吹来,把薄薄的云雾吹开,看见满天繁星,看见月华如水。
看见伍贺的双眼盛着星光,看见贺小姐把眼睛笑着月牙状。甚至看到自己的心脏正在一下一下地跳动。

     “为什么儿子先喊的是爸爸?”伍扬刚哄完儿子睡觉,现在要开始哄另外一个孩子了。他伸出手搂住贺小姐的腰,把她揽到自己怀里来,声音带着笑意,“儿子刚刚对着积木也喊了爸爸。再过段时间,他就会喊你妈妈了。”

     其实“未来”这个词对以前单身一人的伍扬来说并不重要,也是未曾考虑过的东西。人们说他淡然,不过是因为他对未来不会有过多的期望,今天升起的太阳与明天、后天的太阳一摸一样。

     可现在伍扬愿意与枕边的人一起去看每一个一模一样、毫无新意的日出,看带着清晨水露的草尖把太阳顶起,看一段清流环绕一座须弥山。

     去看世间万物,只要是与枕边的这个人一起。

     可见“爱”是个多么神奇的字眼,它能够让人燃起心头之火,让人走出或冷漠或混乱或肮脏或匆忙或无知的津渡,让人去成为真正的一个人。 

     “何其幸运”

     伍扬把贺小姐又搂紧些,抱着今夜的最后一个念头入睡。

 

   ㈣

          是无预无兆

     当贺小姐不知道第几次因为握不住汤匙而把伍贺逗的呵呵笑的时候,开始觉得不对劲。

     “我最近是不是老得太快了?”贺小姐对着刚从婴儿房回来的伍扬问道。

     “你难道不是永远十八吗?”伍扬开了个玩笑,“我比你还大一点呢,我怎么办?”

     夜半了,贺小姐还没睡着。叹息声在黑夜显得尤为明显,明显得能被画出一个轮廓来。她偏头看着伍扬,伍扬已经睡着很久了。她不敢动,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一翻身,伍扬就会半梦半醒地把自己抱住。

     “何其幸运”她盯着伍扬的侧脸想,“我拥有这个世上最好的丈夫,还和他有了孩子。”

     第六感是一个女人身上最锐利的武器。贺小姐没有把这份武器用在对付所谓丈夫的婚外情上,而是用在了自己身上。

     好像说人的衰老不过是一瞬间。第二天早上,贺小姐起床是,伍扬还没醒。她坐在镜子前,看着梳子上比平时多出的许多掉落的头发沉默了一会儿,又快速地把它们整理干净。

     “不能让伍扬看见”她也不知道这是哪来的念头。

     在拿装牛奶的杯子时,和汤匙的命运一样,杯子径直地往地上落。与汤匙不同的是,她在收拾杯子时把自己划伤。一道不长的口子,流着血,把伍贺吓哭了。
     伍扬听到哭声来到客厅,帮着一起收拾玻璃渣子,末了才把伍贺抱起来哄。

     “你先处理伤口吧,儿子我来看着”

     “好”

     贺小姐把手放在水龙头下,血迹已经冲得很干净了,伤口也被快速的水流冲得更疼了些,手却没有移开。
     她不懂得一个人的生理机构能出什么问题,但却又隐隐约约知道自己身体里面正发生着什么变化。

     “我生病了”

     “我知道”

     伍扬在夜半时,半闭着眼,听着她的叹息声在房间响起。伍扬想转过身来抱抱她,可是不行。伍扬清楚,这个时候的叹息是不愿与人分享的,那么自己只会成为她的负担。
     可贺小姐半夜未眠的次数越来越多,叹息声也越来越弱。伍扬觉得悬在自己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越来越逼近自己的眉间。

     在确定贺小姐睡着后,伍扬翻了个身,一把将她抱住。

     “明天我陪你去医院”

     “好”

     二十分钟的车程,十分钟的预约排队,十五分钟的医生询问,两小时的全身检查,三十分钟的等待结果。

     然后...

     然后用剩下的人生岁月去接受它

     “伍扬,我们先回家好不好?我有些累了。”

     贺小姐看着坐在医院长椅上的伍扬,身影模模糊糊的。可他手上的病情报告白得渗人,纸的边缘又是那样的锋利。

     她似乎看到从纸的边缘渗出一点一点的心头血,是伍扬的,也是她的。

     ㈤

     回家的路上经过一所小学,可以看到操场上的学生正在奔跑、嬉闹。

     “我想要等伍贺上小学后给他绑红领巾,每天接送他上下学。等他再大一点,就可以给自己绑了。他应该会有喜欢的女孩子,那时候他肯定不愿意跟我讲。等伍贺到了青春期,肯定会跟我顶嘴,你别看他现在那么乖,有时候皮个要死。他以后肯定会上个好大学,他那么聪明,就算一个人在外面读书也能照顾好自己。你说他会不会知道我很想他,然后每天给我打电话?”

     贺小姐只是看了一眼那些孩子,便止不住的碎碎念。到最后一句时,笑着转过头问起伍扬。

     “那我呢?”伍扬开着车,没有转过头来看她,只是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啊,伍扬。我不知道。”刚才的碎碎念好像用光了贺小姐所有的力气,连带着她的一魂一魄,连笑一下都让她觉得疲惫不堪。

     “我连想都不敢想。”

     快到家时,贺小姐说了这样一句话。

     当晚贺小姐在伍贺房间待了很久,她盯着婴儿床顶上小兔子。那本来是挂在伍扬车上的,伍贺哭闹着要把它挂到床上。

     婴儿床是怀孕的时候乌伍扬陪她在商场买的,因为想要个女孩子,所以买了个粉色的。“虽然是个兔崽子,但还是挺好的,说不定喜欢粉色呢。”伍贺出生后,伍扬对她说。

     贺小姐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伍贺的美梦好像因此被打断,翻了个身子。贺小姐轻轻地把他摆正身子。“什么时候要换个婴儿床了,下次买个男孩子用的了。”贺小姐想。

     晚上要入睡时,贺小姐跟伍扬说了婴儿床的事。伍扬比以往更紧地抱着她,却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他们都知道对方还没睡,却依旧沉默着。

     我该知足了,贺小姐想。

     她不知道该对伍扬说什么,是等他来安慰自己什么都不要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还是去安慰他不要伤心。

     这两种都是酷刑,沉默才是最好的办法。

     他们都深爱着彼此,这点无可否认。

     可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感同身受。

     伍扬觉得自己发了疯,他甚至重拾年少时的疯狂念头“一切都会好的”,他不停地安慰着自己,却不知道要怎么对身边的人开口。

     在明明知道她的痛苦后,在心疼她所忍受的一切后,却奢望着她能为自己活下去。可自己明明才是那个最不希望她痛苦的人。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可那一二分的快活自己已经知足了。贺小姐想。

     她比谁都清楚伍扬在想什么,他希望自己能过活下去,不管是为了他还是为了伍贺。可是真的好累,但明明自己才是最爱伍扬的人。

     你看呐,人就是这样,哪里有什么感同身受可言?即使是在两个彼此深爱的人身上。

     你可真自私,他们都对自己说道。
 

     ㈥

     在医院的时间漫长而又无趣的。

     贺小姐每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盯着眼前的白色墙壁,然后看自己的灵魂在白墙之间一遍又一遍地穿梭,瞪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蛀空自己。

     她有很多话想对伍扬说,只是不知道该从哪一个地方开始说起。是该先回顾一下他们往昔美好时光,还是先倾诉一下这些日子以来的灰暗。

     其实她很最想对伍扬说以后他跟伍贺的生活。
     这也是她最不愿意想的,或许是因为她也只能想了吧。

     最想说的话鼓足了勇气从心底跳出来,却永远地被卡在喉咙。在脱出口的前一刻被另外一句话顶替。


     “我好像太懦弱了些,伍扬,我有些撑不住了,对不起。”

     空气里的沉默成功地结成块,狠狠地砸在这两个人身上。
     把他们都硬生生地摁在犬牙交错的境地,感受着生生不息、呼吸不绝的痛。

     伍扬张了张嘴,每一个字都叫嚣着要把他的喉咙割开,疼地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没关系”

     过了很久,伍扬才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
写的时候挺纠结的,不知道要怎么去写清楚伍扬和贺小姐之间的感情。
其实最想说的话对最熟悉的人是最说不出口的。伍扬和贺小姐深爱着彼此,也给了彼此最大的体贴与谅解。可就像文中写的那样,没有什么是感同身受的。
结局可以说是十分仓促了,抱歉。

【达鑫】横冲直撞 短篇完结


个人脑洞 不要上升!!!
——————————————————————————

这世上最不可控制的是什么?

爱意嘛 不带遮掩 横冲直撞



说实话,比起舞台,陈玺达更喜欢泳池。

在带着漂白水味道的泳池水里,不管不顾只需要向前,最纯粹最直接的目的就是赢。

舞台上有光,也有光照不到的地方。往前是万花团簇、锦缎披身,后一步指不定是万丈深崖不可量。

这让刚从水里上岸的陈玺达有些退缩。



遮遮掩掩、畏畏缩缩。丁程鑫在陈玺达不知道第几次躲着镜头时想。

两个人一起坐在树荫下玩手机,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被些许地筛下来,轻巧地贴在他们的发顶上,脑袋有些发烫,但还是待在原地一动也不想动。

工作人员拿着摄像机朝他们走来,陈玺达不带半分犹豫地往楼底下走去。那整日都被冰冷建筑遮挡住的地方,在这样的好天气里阴凉地有些渗人。丁程鑫不能像他那样直接走开,笑眯眯地看着镜头回答着每一个问题。

丁程鑫不必回头就知道,陈玺达看看着自己,他一直都这样。


丁程鑫知道怎样能让陈玺达从阴影里走出来,走到自己的身边来。


摇摇晃晃地在台阶边上走着,好像下一刻就会摔下去,再下一刻就看到一只大型犬默默地出现在自己身边。

“我说嘛,陈玺达跟个傻子似的。”狐狸眼带着狡黠,故意不去看身边的人,看着地上的两团影子。一前一后,不会隔得太远,但总是有点距离。

丁程鑫想起他们刚认识不久那会儿,陈玺达才刚刚接触舞蹈,刚刚接触镜头。他本着前辈的身份一点一点地指导他。陈玺达黏人地要命,两个人走在路上,也是这样一前一后。可现在陈玺达不黏着自己了,虽然他总是在自己一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但总归有些失望。

“你最近为什么一直躲着我?”丁程鑫一开口就问了这样的问题,语气有些重,好似把心里所有想说的话都压在这句话上。

“我没有”陈玺达嘟囔着说了一句。

“你撒谎,你就有”丁程鑫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是在陈玺达面前可以不讲道理罢了。

其实丁程鑫不是不清楚陈玺达最近的状况。陈玺达正在经历一场风浪,一场他作为素人时不可想象的风浪。那些嗅着赞美留下的味道匍匐爬行过来的灰暗饕餮,正磨好自己锋利的牙齿准备张口。丁程鑫似乎正看到陈玺达正一点一点地被迫浸到那灰暗的水里。


可丁程鑫知道,怎样能让陈玺达从阴影里走出来,走到自己的身边来。

“你讨厌我?”狡猾的狐狸开始扔下第一个诱饵。

“我没有”憨厚的巨型犬提高了音量,瞪着圆圆的眼睛,带着不可思议。巨型犬不知道小狐狸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让他感到有些委屈,他明明最喜欢小狐狸了。


“你喜欢我?”狐狸有些等不及了。第二个不是诱饵,直接扔了个核弹。

巨型犬的眼神开始四处飘,从远处的建筑到绿色的树冠,从飘动的云到流动的风。唯独眼前的这个人被单独隔出一个世界,好像世间的纷扰都进入不了那个世界。

“你看着我。”狐狸提高了音量,也学着巨型犬瞪圆了眼睛。

安静

安静

安静地令人发狂

巨型犬把视线一寸一寸地从远方挪回,他看见对面的狐狸眼瞪圆了比平时更凶一点,可眼角上分明是刚染上的笑意。瞳仁黑地几乎要把他吸进去。

好像有点危险。

好吧,他愿意。

陈玺达慢慢地点了下头,在丁程鑫眼里就像一帧一帧慢放的电影片段,磨得他心热、心痒。

说实话,比起一个人在泳道里来回,陈玺达更喜欢在舞台上与伙伴们在一起。

陈玺达喜欢光,也不害怕没有被光照到的地方。有一个那么好的人愿意成为他的光,他什么都不害怕。

后面是万丈深崖吗?

那来吧。

反正心有所恃,无畏无惧。


该上岸了,陈玺达想。



丁程鑫看着陈玺达从零步开始,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他一开始便就已经在终点,等陈玺达到终点时便与他相拥。


可陈玺达中途慢了下去,丁程鑫便不想再等了。

“如果你停了下来,那剩下的路,就由我来走。”


那终点怎么办?

没关系,他们会一起走到的。

———————————————————————————————————————————
跟同学在看达鑫动图时产生的脑洞
写到最后发现好像跟题目没有什么关系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达达对小丁的感觉好像就是这样
像一个把自己整颗心掏出来的傻子
不必去顾忌些什么 用着最直接的方式对一个人好
不用去遮掩什么 可以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写在眼睛里

最后希望两个孩子都好好的

祝君武运昌隆

【伍扬】类似前传.0

       
        是伍扬与贺小姐的故事
 
       

        伍贺想起刚到飓风周刊时,张专员问他:“你爸妈什么心态,给你取这名?”。

        伍贺笑着没有回答。

        这是他妈妈的姓,他想用妈妈的姓去活一段时间,他想让妈妈知道,他没有忘记她,他在想她。
       

 也曾灿烂辉煌,而今生死两茫茫。
                               ——华兹华斯《繁花似锦》
        


    在遇到贺小姐之前,伍扬未曾想过未来。
    在离开贺小姐之后,伍扬未敢想过未来。

==========================================

     伍扬在剧中类似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最后却突然有了伍贺这个孩子,我很想知道更像人的伍扬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有了这篇文。

     会是一个虐文,毕竟我们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贺小姐到底是谁?她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未知。

     我知道我在写一个未知人的故事,所以也是一个存在于脑海,不过现在会被文字描述出来的玻璃楼阁。它是虚构的,不必太过在意。